+KN+ 君の思い出す事[與儀×花礫]

海樹弟弟君生日快樂~~
春節快樂!!!
腐年行大運!!!


對不起此篇OOC了……
媽爸真是好難寫好難上手雖然在下很愛他們……對不起【土下座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[正文]



君の思い出す事

「花砾想要回去的地方,是哪里呢?」

咖啡馆真不是个适合他呆着的地方,太沉闷,太安静。咖啡上的水汽盘旋上升,乱花花的。花砾的头枕在左臂上,右手受到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大脑支配伸出去企图戳散水汽——
——然后……
“花砾你在干嘛!?”
“啊?”
圆桌对面与仪拉低墨镜突然出声,花砾急忙收回手。
现在,午后三点。某城镇。
因为根据接到的警戒部发来的情报,这附近可能有能力者出没。此时他们蹲在街角的咖啡馆,手表的分针已然转了三个圈,时针走了15度。续杯的咖啡喝到胃里都开始发胀了。更重要的是——他——花砾完全不清楚在这么个无人交谈的安静咖啡馆里要如何收•集•情•报!
“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哟!”与仪把墨镜推回去,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。“我的直觉告诉我!他来了!”
“哦……”花砾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,右手掏出枪,在只有与仪看得到的角度对准他的脸,“上次力量暴走,是因为过敏——烛医生好像是这么说的吧。”
“花砾……!!”
“所以只要把那个胶布损坏就没我什么事了吧。”每次问到与仪暴走的原意,研究塔那帮家伙就闪烁其词,那么,就让你们都后悔一下好了。金发青年意料中地在墨镜后面瞪大了眼睛。
与仪。说白了就是个肌肉发达神经短路的笨蛋。
可是————
「花砾想要回去的地方,是哪里呢?」
那个时候……一味的否定之下呢……?
「要说『我回来了』的吧?」
明明对着黑羊说什么都可以,自己却在与仪的引导下乖乖跟着他的习惯说了「我回来了」……轮、二号艇……还是什么,勾起了莫名其妙的归属感呢?
再后来那一次——
「说起来我们的关系自然就变得很好了吧。」
朋友什么的,与我无关。
「为什么花砾要单独把自己排除在外……?那你是怎么看我的?」
轮的人。或者说,工作上的伙伴?救命恩人?讨厌鬼?
「小无呢?」
捡到那孩子大概就是缘分吧。
「花砾还真是冷血动物呢……区别对待啊!」
所以说、以上证据证明绝对和这个家伙没关系。
“啊……花砾君能不能先把枪拿开呢?”
“玩具而已,”扣下扳机的时候,除了空洞的咔咔声,并没有子弹从里面飞出来,“说起来你的直觉管用了没有?”
“哎呀工作工作!!”
——还要照看这笨蛋一阵子吧,想回去的地方……以后再说吧。

Fin.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★日曆
★屋主

飯堂大廳様

Author:飯堂大廳様
★BLOG剛搬來重建中☆私家文库点击→世界崩壞

無授權轉載禁止
腐生物出沒注意

【本BO的文章与一切实际人物、团体、组织等等全都没有关系!】

☻踩踩中再統計中
Hit:1871

◆廢柴同人寫手一枚
◇三次元去死去死團
◆腐化生物
◇搓機生物

♥二次元
×三次元·尤其是死小孩
♥音樂&抓馬
×無理尖叫

❤CP&キャラクター:
⊹DRRR⊹ 臨×靜(最好別逆) 新×塞 罪歌
⊹KN⊹ 與儀×花礫 平門×醫生 朔×平門
⊹PH⊹ All基
⊹APH⊹ 獨/普 奧/匈夫婦
⊹Dogs⊹ 海涅×巴度
⊹P3⊹ 荒×真 綾×主
⊹P4⊹ 主×花 影花×天然花 妹控
⊹戰B⊹ 小十政 瀨戶內
⊹美妙世界⊹ 義禰×音操
⊹無雙⊹ 司馬懿 瀨戶內
⊹三國殺⊹ 司馬懿 甄姬
⊹令旗所向⊹ 三成×吉繼
※新JQ挖掘中※

☀隸屬部門:
#嘀咕文渣俱樂部#
#時代在召喚廣播劇社#
Dollas
漢化組

★最新抽風
★分類
★何を言ってて
★最新留言
★來踩踩啦
★嘀嘀咕咕
★BGM
★友達になりたい

和此人成为好友

★好きな人達
★ノート 
★Looking For
★FLAGS
free counters
★RSS链接